阿阮

贫瘠小行星,种一颗玫瑰🌹

『顺懂』好好(把你刻进生命里)

因为真的很喜欢《红海行动》,很喜欢蛟龙一队,十刷了红海还是觉得狙击组是粉红色的(不上升真人)所以才有这个在回家的公车上听着五月天的《好好》写下大纲的放飞自我的产物。从没写过文,所以很忐忑。今天清早重新编辑修改了一下,建议搭配《好好》为BGM食用~是草莓苏打味儿的小甜汽水,第一次写,求评论里一起交流!
功勋章是他们的!平安喜乐是大家的!红海是我们的!也是世界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周末愉快,
看到这篇的你,一定要开心噢|。・㉨・)っ♡




2015年3月29日上午8点27分,中国海军护航编队护卫舰临沂舰接到上级通知,停靠也门港口亚丁,撤离中国公民。那是顾顺和李懂第一次见面,那年29岁的顾顺是蛟龙突击队最年轻最好的狙击手,而那时候23岁的李懂还是个懵懵懂懂遇到子弹会紧张的小观察员。


顾顺是蛟龙的一块黄金砖,哪里需要往哪里搬,他不需要观察员,也没有固定的队伍,可蛟龙的每个队伍都有着关于这位王牌狙击手的传说。听着陆琛和庄羽的絮叨,李懂莫名觉得不喜欢他,李懂想还是带了他四年的罗星好,业务精英、踏实能干,如果…如果没有五天前的那场意外…少年还沉浸在自责里,不由觉得看顾顺更不顺眼了。


可当很久以后的他们再回忆那次在伊维亚的行动,当时的默契仍让他俩觉得神奇。不仅他们,出惯任务的蛟龙队都觉得神奇,黄沙漫天里互相不爽的两人却又仿佛天生就该是一个狙击组一样的存在,三天的行动时间,居然让李懂成长到回来后直接上了主狙击训练营报道,而顾顺去委内瑞拉之前自己打了报告申请留在一队,据徐宏说,杨锐签字时眼睛笑成了一条缝,陆琛翻了个白眼说队长也就看见你的时候眼睛像两条缝。


李懂结业那天拿了第一名,庄羽委屈巴巴的问陆琛是不是以后李懂就不能留在一队了?佟丽眼睛红红的说我们得为懂事儿高兴。结果晚上的庆功宴李懂却说他以后还是观察员,因为他答应了顾顺只给他做观察员。石头一高兴把所有的糖都分给了李懂,说李懂果然是个乖孩子,实在!就是有点不明白为啥大家都像看老实人一样的看着自己。


初衷可能只是为了不再让自己的主狙受伤,也为了不让新来的那个人瞧不起自己,所以才以观察员的身份去接受训练。可后来,又是为了什么甘愿用主狙的实力去做一名观察员呢?李懂自己也不太明白,可他觉得以后总会明白的,毕竟他和顾顺两个人的时间还很长,还有就是,他觉得能跟在顾顺身边也挺好的,毕竟当初人家在委内瑞拉那么艰苦的环境下,还给自己写了一整本观察员笔记给带回来了。你看,故事总是在主人翁都还没意识到什么之前,就已经埋下了伏线。


绿营地里的爱恋可能也来的更悄无声息却又顺其自然,只是在后来又一次比伊维亚还混乱又残酷十倍的行动里,人手不够,他和顾顺只能分开占领制高点。顾顺坚持自己断后,结果在最后掩护撤退时受伤了,回国的飞机上,他急得被陆琛威胁还不冷静就先给他打镇定剂!而顾顺醒来第一件事是从口袋里摸出朵都染了他自己的血的皱巴巴的小雏菊,放在了李懂的手上。李懂默默的握紧了他的手,凑到顾顺耳边说“以后我一定做好你的铠甲,不会再让你受伤了,我也会保护好自己。”


而后的每个在训练营里的清晨,顾顺永远比李懂醒的早一点点,这个一点点够他帮李懂挤好牙膏、打好开水,备好早餐。没任务的时候白天他们一起训练,晚上李懂喜欢看看书写一写笔记,而顾顺就坐在旁边看他,他每次问有什么好看的,顾.厚脸皮.顺永远都是笑嘻嘻的露出一对小虎牙回答怎么都看不够。这时候李懂会摸一摸顾顺的头。顾顺能开心到在床上打十几个滚。


顾顺有时候总觉得自家老爷子不仅遗传好,还太会取名字了,这名字取得可真不是一般的好,毕竟这开了挂一般顺利的人生,可真没几个人能拥有。下次回家,不,下次带懂事儿回家,一定要好好敬他两杯。为什么这么想呢?因为一队都知道他们的关系,大家不仅没有排斥他们,还总是给他们创造机会,就连队长知道的时候都只说了别影响训练,才能保护好家人。


然而那时都是初涉情场的两人还不知道,但凡这世上的好事,总要有散了的这一天。有时败给现实,有时败给距离,有时败给…不得不做的妥协。这些在一起时的记忆,都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


某天野外实战演习的时候,突然来了两位将军,演习终止,杨锐和徐宏被喊走了,一队聚在一起开玩笑说莫非队长种的菜其实是“生化武器”这件事被拆穿了!过了会队长副队眼睛通红的回来了,众人不敢笑了,都觉得比战场上还紧张。队长径直走到顾顺面前朝他“啪”的敬了个军礼,顾顺当时只觉得眼前一黑,他定了定神才说:队长你说吧,我能接受。原来顾顺的父亲是位放着将军都不要,只愿带队一起上前线的上校,执行某项特殊任务已经两年了,每次都坚持亲自上前线,他说自己经验足,这些兵就像他的孩子,他得和孩子们在一起才能保护好他们。可他忘了保护自己,任务结束的时候,为了救一队小队员,牺牲了。最后一句话是“我孩子也是兵,孩子们都没事就好。”且突然传来的噩耗,让顾顺的母亲晕倒在讲台上,脑血管破裂当晚送入ICU,仍在抢救,而从他入伍以来,和父母相处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不到20天。每次不是他在奋勇杀敌,就是他父亲又在带队冲锋,他母亲总是留在家里做着那个稳妥的大后方,他发现,他好像忘记了问他妈妈,会不会累?会不会害怕啊?


杨锐打了申请,蛟龙小队的七个人,一起陪着顾顺回了丹东,他们要陪顾顺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十五天后,顾妈妈从ICU转到了普通病房,顾顺让队长先带着大家回去,临走的时候,他抱着李懂说“懂事儿,怎么办?哥没家了,你会嫌弃哥吗?”李懂拼命摇头不敢说话,他怕自己一说话会在顾顺面前哭出来。他看着顾顺,觉得自己的心太痛了,痛到想问陆琛拿药,痛到本该坚持无神论的自己甚至相信了心电感应这回事。


回到舰上,大家每天都在等着顾顺回来,可又想他多陪顾妈妈几天,毕竟这个女人做的是几乎别人都不会做的选择,她把自己的丈夫和儿子,都选择了上交给祖国。所以没人问队长,为什么顾顺还不回来?可等他们再次相见的时候,却是顾顺推着轮椅带着顾妈妈来找舰长,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蛟龙一队狙击手顾顺,申请退伍”。虽然万般不舍,但军队还是尊重了顾顺的选择,顾顺把部队的东西都留给了李懂,说了句对不起。便退了伍,带着母亲一路南下旅行散心,带着她看一看这曾经自己和父亲都甘愿用生命捍卫的国土,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最后他们选择在气候适宜,整座城市好像永远年轻热情的长沙安了家。上面舍不得他这一身好本事,好说歹说终于让这位昔日的全军第一狙击手,留在了刑侦大队做教官,唯一的区别只是不再出任务。


顾顺买了车,一点都不像他风格的自动挡。顾顺买了房,就在李懂家的小区旁。他记得李懂不太会开手动挡,自动挡靠谱。他想着李懂的母亲不在了,懂事儿现在又在部队,帮衬着照顾照顾他父亲也挺好,再说,李懂的父亲,不也是自己的父亲一样么。只可惜,他也还记得,退伍前一夜,李懂给自己发了条信息说“以后好好照顾自己和阿姨,我们,就算了吧。阿姨不能再受刺激了。”顾顺突然觉得自己累了,老了,走不动了。可自己明明才31岁啊,怎么就觉得好像一生都已经到尽头了呢?那没走遍的千山万水、那踏不破的红尘万丈,都与自己无关了,他知道,某一部分的自己,永远的留在了临沂舰上,回不来了。而那一部分自己,其实才是他存在的意义。


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过着,只是临沂舰上的一队越来越沉默了,早该成为的主狙的李懂,在终于做了狙击手以后,却不笑了。只是经常看着遥远的海平面愣神,蛟龙一队人人都开始嚼口香糖,舰长也由着他们去。


而在长沙的刑侦队训练营,来了位只在教学的时候才会说话的教官,据说人家之前是全军最厉害的狙击手,是唯一戴着委内瑞拉猎人学校的血色勋章毕业的。据说他带出来的学生,一个人能当一个队使,唯一的缺点就是从来不和别人说话,已经变成缺点了的优点是热衷于加班,几乎没看他凌晨12点前走过。学员们对他评价是又爱又怕。


顾顺时常觉得唯一还能证明自己活着的就是每天家里妈妈盼望的目光,可大多数时候,他都只想躲着这目光。所以他经常到把车开到江边,然后打开电台随便听一听。他记得李懂告诉他,这座城市的江中心的岛上,每周六晚会放烟花,那是全市人民都爱的一个娱乐活动,大家挤在江边看烟花,看完后去吃麻辣小龙虾,每次这些烟火气息都让李懂觉得自己的选择特别值得。对了,李懂这个骗子,答应了放假就带他来看烟花和吃小龙虾的,居然还不兑现,还是不是军队的好战士了!


又是夜,顾顺照例把车停在江边打开了电台,只听见主持人说:今天我们介绍的这首歌呢,来自于五月天。是一首说初恋,说永恒的歌,接下来—《好好》,顾顺不屑的笑了一下,心里想着放屁,哪里有永恒?自己的爸爸妈妈没有、李懂的爸爸妈妈没有,他和李懂,也没有…想是这样想,可心却不自觉被歌词带回到了那段流金岁月。


战场上能全身而退的狙击手少之又少,特别是像他这种经常一个任务连着一个任务的王牌主狙,战场上从没被击败过的顾顺,此刻轻易被这首歌击到溃不成军。歌词是这样唱的:


想把你写成一首歌 / 想养一只猫 / 想要回到每个场景 /  拨慢每只表 / 我们在小孩和大人的转角盖一座城堡 / 我们好好 / 好到疯掉 / 像找回失散多年双胞 / 生命再长不过烟火落下了眼角 / 世界再大不过你我凝视的微笑 / 在所有流逝风景与人群中你对我最好 / 一切好好 / 是否太好 / 没有人知道 / 你和我背着空空的书包 / 逃出名为日常的监牢 / 忘了要长大 / 忘了要变老 / 忘了时间有脚 /最安静的时刻回忆总是最喧嚣 / 最喧嚣的狂欢寂寞包围着孤岛 / 还以为驯服想念能陪伴我 / 像一只家猫 /它就窝在 / 沙发一角 / 却不肯睡着/ 你和我曾有满满的羽毛 / 跳着名为青春的舞蹈 / 不知道未来 / 不知道烦恼/ 不知那些日子会是那么少 / 时间的电影结局才知道 / 原来大人已没有童谣 / 最后的叮咛最后的拥抱 /我们红着眼笑 / 我们都要把自己照顾好 / 好到遗憾无法打扰 / 好好的生活 / 好好的变老 /好好假装 / 我已经把你忘掉。


听完后他把电台关闭,打开了手机音乐软件,找到那首叫《好好》的歌,不知不觉单曲循环了整夜,待天空泛起了鱼肚白,他把这首歌分享到了自从退伍后就再也没更新过的朋友圈。还认真写下了一段话,话是这么写的;


『吾爱,是你让我有勇气每一次直面未知的风浪,也是你让我珍惜感恩那时稀疏的平凡。

只可惜后来你人生里的风浪,都是我给的,对不起。

曾有过的憧景,走不到的足迹,关于我们的最后回忆。最终都像长沙周六的烟火,声势浩大璀璨夺目却也转眼消逝在夏夜的空气里。

可能这是你一辈子都不会听的一首歌,就像你再也不愿联络我。

但我仍希望,你要好好,你要最好,起码,你要比我想象中的好好,还要更好。

才不枉费我,如此虔诚的祈祷

LD,请你好好,好好。』


那晚,庄羽帮李懂在找到了外网wifi下载了这首歌,那晚,顾顺走后,李懂就再也没打开过的观察员日记本被再次打开了。李懂写到;

『我最爱你,但我也恨过你。
   我选择你,所以我配合你。
   我拥有你,最终也失去你。
   于是我向命运妥协,平静的活成了你。
   愿岁月善待你,愿再没人能伤害你。 
   以前是我自己的从前,以后是活成你的往后。

其实生活在你离开的那天起就结束了,没有任何事能让我好起来,余下的不过是强打精神。时常觉得已经把几十年的爱恨和激情全部都用尽,这一觉睡过去,就可以归西了,但一想到,你还在某个角落里,和我呼吸着相同的空气,和我看着同一片星星,我又觉得,还可以再努力活下去。』


而顾妈妈,在某天找一份文件时,发现了日期新鲜的心理评估报告,患者名字是顾顺,检查结果那一栏写着(重度自杀倾向,建议住院治疗)。显然顾顺并没有遵医嘱,处方栏被划得稀巴烂,其余空白处层层叠叠的写满了一个名字—李懂。顾妈妈又想起了顾顺跟她走那天,蛟龙小队其余七个人站在甲板上送他,他和兄弟们逐一拥抱后说要吻别军舰,逆着光他面对队友站得笔直的跪下去三叩首,无比虔诚的样子。那时候沉浸在悲痛里的顾妈妈内心居然还冒出了一个想法:这个从来不信任何神佛的男孩,第一次跪拜的模样好像拜堂,回家得教教他礼仪了。电光火石间这位修养良好尊重家人隐私的母亲仿佛想到了什么,踉踉跄跄的走到顾顺房间,拉开他抽屉翻出了蛟龙小队的合照,看着名字逐步辨认,发现了那天顾顺跪下去之前,和他面对面站着的圆头圆脑嘴唇略厚的男孩名字果然是李懂。再看籍贯—湖南长沙。顾妈妈将照片放回原处,叹口气擦了擦眼角的泪花。想着怕是再也不能催儿子结婚了。大概是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那晚,顾妈妈等到凌晨两点终于等回来了天天自愿加班到半夜的顾顺,没等他开口,顾妈妈直接走到玄关处说:你好久没和他们联系了吧,明天清早给队长打个电话吧。多坚固的感情都还是要靠维护的,我看你朋友圈了,文笔不错,歌也挺好听,只不过你真想要好好的到老,那也找到那个对的人陪在你身边才会好。你爸走了以后,我就不会再好了。虽然妈妈也曾想过是不是要早点过上含饴弄孙的日子,这样就能减少对你父亲的思念了,但妈妈今天觉得自己可能错了。你长大了,总有些信念支撑着你在每一场血雨腥风的厮杀里平安归来,这些比生命还重要的其实就是爱对吧?顾顺,妈妈这辈子的心愿,就是希望你平安健康快乐。”


顾妈妈一口气说完了她觉得这辈子说过最难的几句话,抬头看顾顺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好久没仔细看过儿子了,从临沂舰回来后,这小孩的眉头就好像再没舒展过,总是习惯性的拧成一个川字,她伸手去抚平,心里想着再过不久,应该就有一个人能让小孩儿不再眉头紧皱了吧。顾顺去军队后好像就没有和母亲有过这么亲昵的肢体接触了,他此刻用了一点点时间消化完母亲的话语,感觉眉头上的温暖触感好像融化了心底被自己刻意冰冻起来的某一块地方,而那些冰雪此刻化作眼泪在慢慢的流逝和消融。他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说出那句“谢谢妈妈。”


顾妈妈摆摆手,微笑着说“把人带回来再说谢谢吧。”


两天后,顾顺完成好手头工作的交接,联系了队长,请了长假,飞到训练营。一下车看到还是熟悉的七个人在等他,好像他们初见一样,又像离开那天一样,又仿佛他从来没离开过一样。这个昔日传闻中最拽最厉害的狙击手,此刻笔直的朝着那个熟悉又陌生的人走过去。立定、敬礼,他嚼着口香糖声音发抖的说“能不要观察员单独做狙击手,说明你有两下子,可我需要观察员,请问李懂同志愿意做我唯一的观察员吗?” 对方伸出手握住顾顺,看得出已经很努力压抑自己的情绪了,却还是带着哽咽“非常乐意你让我见识你的本事,并且,以后日子还长着呢。”


后来顾顺乖乖的去医院接受了治疗,康复后归队带新人时,大家说传闻里教官不说话、不笑还爱加班明明是假的,只听见他每天都说谁要敢偷懒不好好训耽误他回家给爱人做饭的时间,就突突谁!再后来李懂退役了,回到长沙在大学里带国防生,每天放着食堂不吃,吃家里带的爱心便当。狗粮能从五一广场喂到岳麓山!


他俩都很喜欢队里送他们的那条锦旗,上面写着
『顾顺李懂,爱护小家,保卫大家!』



END。




写在后面的话,抑郁症是我的,故事是真假掺半写完的,第一次写一个完整的故事。激情下的产物,乱七八糟的放飞自我,写的不好也求轻轻的骂一下就好了。如果觉得还可以,给个好评,贴个评论也是可以的(喂!)
看了十遍红海,我真的太喜欢他们了,喜欢整个蛟龙队,所以也希望平行世界里的他们都能好好的。专业喜欢五月天十四年,所以穿插了小广告哈哈哈
抑郁症脱离医学是不能被治愈的,所以坚强的顾顺还是去了医院,但是李懂和蛟龙队都陪着他!失去一个爱人是完全有可能抑郁且厌世的,不过还好,我现在痊愈了。我的好朋友也很ok,她们虽然没和我在一个城市,但一直隔空陪着我,甚至在所有能许愿的场所都把愿望通通给了我『希望我快乐。』
其实一个好的恋人,是不会让你抑郁的。想明白了,所以也放下了。最后希望所有人都快乐,有情人终成眷属,平行世界里的他们实现了所有愿望和梦想!

评论(23)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