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阮

贫瘠小行星,种一颗玫瑰🌹

『顺懂』好好(另一种结局,带着骨灰旅行)

一个放飞自我下的激情产物,昨天脑海里想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是想写BE的,结果写到大半夜自己不忍心写了个HE结尾。但今天下班吃完饭还是想把最初的走向写出来~食用愉快~祝各位红海女孩天天开心!永不毕业!


前文HE结局指路☞

http://aruan889.lofter.com/post/1f06a21d_127fcc4d


2015年3月29日上午8点27分,中国海军护航编队护卫舰临沂舰接到上级通知,停靠也门港口亚丁,撤离中国公民。那是顾顺和李懂第一次见面,那年29岁的顾顺是蛟龙突击队最年轻最好的狙击手,而那时候23岁的李懂还是个懵懵懂懂遇到子弹会紧张的小观察员。


顾顺是蛟龙的一块黄金砖,哪里需要往哪里搬,他不需要观察员,也没有固定的队伍,可蛟龙的每个队伍都有着关于这位王牌狙击手的传说。听着陆琛和庄羽的絮叨,李懂莫名觉得不喜欢他,李懂想还是带了他四年的罗星好,业务精英、踏实能干,如果…如果没有五天前的那场意外…少年还沉浸在自责里,不由觉得看顾顺更不顺眼了。


可当很久以后的他们再回忆那次在伊维亚的行动,当时的默契仍让他俩觉得神奇。不仅他们,出惯任务的蛟龙队都觉得神奇,黄沙漫天里互相不爽的两人却又仿佛天生就该是一个狙击组一样的存在,三天的行动时间,居然让李懂成长到回来后直接上了主狙击训练营报道,而顾顺去委内瑞拉之前自己打了报告申请留在一队,据徐宏说,杨锐签字时眼睛笑成了一条缝,陆琛翻了个白眼说队长也就看见你的时候眼睛像两条缝。


李懂结业那天拿了第一名,庄羽委屈巴巴的问陆琛是不是以后李懂就不能留在一队了?佟丽眼睛红红的说我们得为懂事儿高兴。结果晚上的庆功宴李懂却说他以后还是观察员,因为他答应了顾顺只给他做观察员。石头一高兴把所有的糖都分给了李懂,说李懂果然是个乖孩子,实在!就是有点不明白为啥大家都像看老实人一样的看着自己。


初衷可能只是为了不再让自己的主狙受伤,也为了不让新来的那个人瞧不起自己,所以才以观察员的身份去接受训练。可后来,又是为了什么甘愿用主狙的实力去做一名观察员呢?李懂自己也不太明白,可他觉得以后总会明白的,毕竟他和顾顺两个人的时间还很长,还有就是,他觉得能跟在顾顺身边也挺好的,毕竟当初人家在委内瑞拉那么艰苦的环境下,还给自己写了一整本观察员笔记给带回来了。你看,故事总是在主人翁都还没意识到什么之前,就已经埋下了伏线。


绿营地里的爱恋可能也来的更悄无声息却又顺其自然,只是在后来又一次比伊维亚还混乱又残酷十倍的行动里,人手不够,他和顾顺只能分开占领制高点。顾顺坚持自己断后,结果在最后掩护撤退时受伤了,回国的飞机上,他急得被陆琛威胁还不冷静就先给他打镇定剂!而顾顺醒来第一件事是从口袋里摸出朵都染了他自己的血的皱巴巴的小雏菊,放在了李懂的手上。李懂默默的握紧了他的手,凑到顾顺耳边说“以后我一定做好你的铠甲,不会再让你受伤了,我也会保护好自己。”


而后的每个在训练营里的清晨,顾顺永远比李懂醒的早一点点,这个一点点够他帮李懂挤好牙膏、打好开水,备好早餐。没任务的时候白天他们一起训练,晚上李懂喜欢看看书写一写笔记,而顾顺就坐在旁边看他,他每次问有什么好看的,顾.厚脸皮.顺永远都是笑嘻嘻的露出一对小虎牙回答怎么都看不够。这时候李懂会摸一摸顾顺的头。顾顺能开心到在床上打十几个滚。


顾顺有时候总觉得自家老爷子不仅遗传好,还太会取名字了,这名字取得可真不是一般的好,毕竟这开了挂一般顺利的人生,可真没几个人能拥有。下次回家,不,下次带懂事儿回家,一定要好好敬他两杯。为什么这么想呢?因为一队都知道他们的关系,大家不仅没有排斥他们,还总是给他们创造机会,就连队长知道的时候都只说了别影响训练,才能保护好家人。


然而那时都是初涉情场的两人还不知道,但凡这世上的好事,总要有散了的这一天。有时败给现实,有时败给距离,有时败给…不得不做的妥协。这些在一起时的记忆,都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


某天野外实战演习的时候,突然来了两位将军,演习终止,杨锐和徐宏被喊走了,一队聚在一起开玩笑说莫非队长种的菜其实是“生化武器”这件事被拆穿了!过了会队长副队眼睛通红的回来了,众人不敢笑了,都觉得比战场上还紧张。队长径直走到顾顺面前朝他“啪”的敬了个军礼,顾顺当时只觉得眼前一黑,他定了定神才说:队长你说吧,我能接受。原来顾顺的父亲是位放着将军都不要,只愿带队一起上前线的上校,执行某项特殊任务已经两年了,每次都坚持亲自上前线,他说自己经验足,这些兵就像他的孩子,他得和孩子们在一起才能保护好他们。可他忘了保护自己,任务结束的时候,为了救一队小队员,牺牲了。最后一句话是“我孩子也是兵,孩子们都没事就好。”且突然传来的噩耗,让顾顺的母亲晕倒在讲台上,脑血管破裂当晚送入ICU,仍在抢救,而从他入伍以来,和父母相处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不到20天。每次不是他在奋勇杀敌,就是他父亲又在带队冲锋,他母亲总是留在家里做着那个稳妥的大后方,他发现,他好像忘记了问他妈妈,会不会累?会不会害怕啊?


杨锐打了申请,蛟龙小队的七个人,一起陪着顾顺回了丹东,他们要陪顾顺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十五天后,顾妈妈从ICU转到了普通病房,顾顺让队长先带着大家回去,临走的时候,他抱着李懂说“懂事儿,怎么办?哥没家了,你会嫌弃哥吗?”李懂拼命摇头不敢说话,他怕自己一说话会在顾顺面前哭出来。他看着顾顺,觉得自己的心太痛了,痛到想问陆琛拿药,痛到本该坚持无神论的自己甚至相信了心电感应这回事。


回到舰上,大家每天都在等着顾顺回来,可又想他多陪顾妈妈几天,毕竟这个女人做的是几乎别人都不会做的选择,她把自己的丈夫和儿子,都选择了上交给祖国。所以没人问队长,为什么顾顺还不回来?可等他们再次相见的时候,却是顾顺推着轮椅带着顾妈妈来找舰长,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蛟龙一队狙击手顾顺,申请退伍”。虽然万般不舍,但军队还是尊重了顾顺的选择,顾顺把部队的东西都留给了李懂,说了句对不起。便退了伍,带着母亲一路南下旅行散心,带着她看一看这曾经自己和父亲都甘愿用生命捍卫的国土,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最后他们选择在气候适宜,整座城市好像永远年轻热情的长沙安了家。上面舍不得他这一身好本事,好说歹说终于让这位昔日的全军第一狙击手,留在了刑侦大队做教官,唯一的区别只是不再出任务。


顾顺买了车,一点都不像他风格的自动挡。顾顺买了房,就在李懂家的小区旁。他记得李懂不太会开手动挡,自动挡靠谱。他想着李懂的母亲不在了,懂事儿现在又在部队,帮衬着照顾照顾他父亲也挺好,再说,李懂的父亲,不也是自己的父亲一样么。只可惜,他也还记得,退伍前一夜,李懂给自己发了条信息说“以后好好照顾自己和阿姨,我们,就算了吧。阿姨不能再受刺激了。”顾顺突然觉得自己累了,老了,走不动了。可自己明明才31岁啊,怎么就觉得好像一生都已经到尽头了呢?那没走遍的千山万水、那踏不破的红尘万丈,都与自己无关了,他知道,某一部分的自己,永远的留在了临沂舰上,回不来了。而那一部分自己,其实才是他存在的意义。


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过着,只是临沂舰上的一队越来越沉默了,早该成为的主狙的李懂,在终于做了狙击手以后,却不笑了。只是经常看着遥远的海平面愣神,蛟龙一队人人都开始嚼口香糖,舰长也由着他们去。


而在长沙的刑侦队训练营,来了位只在教学的时候才会说话的教官,据说人家之前是全军最厉害的狙击手,是唯一戴着委内瑞拉猎人学校的血色勋章毕业的。据说他带出来的学生,一个人能当一个队使,唯一的缺点就是从来不和别人说话,已经变成缺点了的优点是热衷于加班,几乎没看他凌晨12点前走过。学员们对他评价是又爱又怕。


顾顺时常觉得唯一还能证明自己活着的就是每天家里妈妈盼望的目光,可大多数时候,他都只想躲着这目光。所以他经常到把车开到江边,然后打开电台随便听一听。他记得李懂告诉他,这座城市的江中心的岛上,每周六晚会放烟花,那是全市人民都爱的一个娱乐活动,大家挤在江边看烟花,看完后去吃麻辣小龙虾,每次这些烟火气息都让李懂觉得自己的选择特别值得。对了,李懂这个骗子,答应了放假就带他来看烟花和吃小龙虾的,居然还不兑现,还是不是军队的好战士了!


又是夜,顾顺照例把车停在江边打开了电台,只听见主持人说:今天我们介绍的这首歌呢,来自于五月天。是一首说初恋,说永恒的歌,接下来—《好好》,顾顺不屑的笑了一下,心里想着放屁,哪里有永恒?自己的爸爸妈妈没有、李懂的爸爸妈妈没有,他和李懂,也没有…想是这样想,可心却不自觉被歌词带回到了那段流金岁月。


战场上能全身而退的狙击手少之又少,特别是像他这种经常一个任务连着一个任务的王牌主狙,战场上从没被击败过的顾顺,此刻轻易被这首歌击到溃不成军。歌词是这样唱的:


想把你写成一首歌 / 想养一只猫 / 想要回到每个场景 /  拨慢每只表 / 我们在小孩和大人的转角盖一座城堡 / 我们好好 / 好到疯掉 / 像找回失散多年双胞 / 生命再长不过烟火落下了眼角 / 世界再大不过你我凝视的微笑 / 在所有流逝风景与人群中你对我最好 / 一切好好 / 是否太好 / 没有人知道 / 你和我背着空空的书包 / 逃出名为日常的监牢 / 忘了要长大 / 忘了要变老 / 忘了时间有脚 /最安静的时刻回忆总是最喧嚣 / 最喧嚣的狂欢寂寞包围着孤岛 / 还以为驯服想念能陪伴我 / 像一只家猫 /它就窝在 / 沙发一角 / 却不肯睡着/ 你和我曾有满满的羽毛 / 跳着名为青春的舞蹈 / 不知道未来 / 不知道烦恼/ 不知那些日子会是那么少 / 时间的电影结局才知道 / 原来大人已没有童谣 / 最后的叮咛最后的拥抱 /我们红着眼笑 / 我们都要把自己照顾好 / 好到遗憾无法打扰 / 好好的生活 / 好好的变老 /好好假装 / 我已经把你忘掉。


听完后他把电台关闭,打开了手机音乐软件,找到那首叫《好好》的歌,不知不觉单曲循环了整夜,待天空泛起了鱼肚白,他把这首歌分享到了自从退伍后就再也没更新过的朋友圈。还认真写下了一段话,话是这么写的;


『吾爱,是你让我有勇气每一次直面未知的风浪,也是你让我珍惜感恩那时稀疏的平凡。
只可惜后来你人生里的风浪,都是我给的,对不起。
曾有过的憧景,走不到的足迹,关于我们的最后回忆。最终都像长沙周六的烟火,声势浩大璀璨夺目却也转眼消逝在夏夜的空气里。
可能这是你一辈子都不会听的一首歌,就像你再也不愿联络我。
但我仍希望,你要好好,你要最好,起码,你要比我想象中的好好,还要更好。
才不枉费我,如此虔诚的祈祷
LD,请你好好,好好的,把我忘掉。』


那晚,庄羽帮李懂在找到了外网wifi下载了这首歌,那晚,顾顺走后,李懂就再也没打开过的观察员日记本被再次打开了。李懂写到;

『我最爱你,但我也恨过你。
   我选择你,所以我配合你。
   我拥有你,最终也失去你。
   于是我向命运妥协,平静的活成了你。
   愿岁月善待你,愿再没人能伤害你。 
   以前是我自己的从前,以后是活成你的往后。

其实生活在你离开的那天起就结束了,没有任何事能让我好起来,余下的不过是强打精神。时常觉得已经把几十年的爱恨和激情全部都用尽,这一觉睡过去,就可以归西了,但一想到,你还在某个角落里,和我呼吸着相同的空气,和我看着同一片星星,我又觉得,还可以再努力活下去。』


日子仍旧这样波澜不惊的的过着,谁都不知道顾顺那首歌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队员们的留言他一条都没回。直到两个月后蛟龙一队收到了一大袋包裹,足足十多公斤重,队员们打开发现包裹里面又分成了七个分别署了他们名的小包裹,再拆开发现是各自家乡的特产,和他们父母的照片。大家都乐疯了抱在一起跳说着是圣诞老人来了么?徐宏本着拆弹的精神,把大包裹又搜了一遍,发现了一封信和一张照片。信很简短,调侃的语气说着他这个自由人去了各位战友的家乡,打着拜访各位战友的父母的名号,蹭吃蹭喝得非常开心!所以也要做点好事回报社会,顺便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他要结婚了,新娘是照片上的那个白白净净,短头发脸圆圆的湖南女孩。原来包裹照片和信都是顾顺寄的,原来,他要结婚了…而可以站在他左侧的,已经不是李懂了…


大家都停下来盯着李懂,杨锐甚至把桌上刚才大家拆包裹的剪刀都收起来了,李懂反而笑了,他看着杨锐说:队长,你不会以为我还要殉情吧?徐宏忙说:“懂事儿,你开什么玩笑呢?队长这不是收拾惯了么,是吧?!”一边朝着周围人疯狂使眼色,佟丽到底是女孩儿,马上反应过来了说对对对,一边说着,一边心疼的去拉住李懂,其实她也一样的怕他做傻事。这些年,李懂怎么熬过来的,其他人可能不清楚,但佟丽都看在眼里。因为她和李懂的姐姐一样大,李懂也跟着喊她姐,有什么事都找她说,她比谁都通透顾顺对李懂而言的意义。


换句话说,顾顺是李懂每次行动里都能全身而退的最大动力,毕竟李懂现在真的是完全活成了顾顺的样子,他甚至也不要观察员,一天到晚口香糖嚼得piapia响。政委每次找他谈话,他都是那句“我是狙击手顾顺的观察员,现在狙击手暂时不能出任务,所以我顶上来,可我随时都还是要回去的,所以我不需要观察员。”简直就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好像顾顺根本没有退伍一样,又仿佛被顾顺附身了一样。时间长了,政委也就随他去了,毕竟他现在,也练成了狙击手里的传奇。李懂看着紧紧抓着他手的佟丽,认真的说:“姐,我们这条命都先是祖国的,再是父母的,最后才是自己的。所以你放心好吗?”佟丽慢慢的松了手,对着李懂慢慢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杨锐向上面打了一队暂时休整的申请,又背地里骂了无数次顾顺王八蛋!有次甚至都被庄羽听到了,庄羽冒着被罚负重越野的风险小小声的说了句:队长你骂再多他也回不来了。嗯,是的,通讯兵可能真的感官比较灵敏,顾顺阿,他就是真的回不来了嘛…后来的后来,庄羽每一个失眠夜晚总是后悔那天说了这句话,他其实很想顾顺,那个拽拽的却对蛟龙一队是真的有情有义的狙击手,他们的好兄弟,好战友,也是李懂的好爱人。人人都很想顾顺,可是顾顺却再感受不到了,不过,顾顺也总算在兜兜转转里,又和蛟龙一队在一起了,这次,不会再分离。


一切都要回到杨锐交了休整申请报告后,蛟龙一队回到训练营后的第一次家属探访日说起。一队大部分是北方人,而蛟龙的训练基地在广州,唯一近一点的李懂家在长沙,可他姐姐最近生了小孩,家里人都去带崽崽了,所以探访日对他们而言没啥意义。可就在大家都舒舒服服会周公的时候,联络员将队长宿舍的门拍的震天响,说蛟龙一队的妈来了!问是谁的妈?联络员一脸懵逼的表示只来了一位女士,但她坚持她是整个一队的母亲!队长表示这种操作他也没见过啊,还是先把人请进来再说吧,于是下令五分钟后会议室集合。


而进会议室之前,李懂听说来的是位母亲,就倚在门边,没打算进去。因为他知道肯定不是自己的妈妈,他母亲早就不在了,他也不想去凑热闹。正当他还在放着空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了“杨队长你好,我此行主要是来见李懂”的声音。他一抬头,看到了好久不见的顾妈妈,但没看见顾顺,顾妈妈好像比上次更憔悴了。他张了张嘴,喊了声阿姨好,就不知道再说什么了。顾妈妈也不介意他的沉默,只是递给了他一个超大的行李箱,她说她是来帮顾顺送东西给李懂的。陆琛抢白道他顾顺大老爷们不知道自己来啊!顾妈妈轻轻叹口气说,顾顺也来了,我就是来,把顾顺交还给李懂的。石头开心的就往门口冲喊道“顾顺别躲啦!你快进来!”众人也跟着往门口跑。


只有李懂觉得不对劲,特别不对劲。他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问道:阿姨,那,顾顺他人呢?顾妈妈却伸出手去握住李懂的手说:答应阿姨,好好活下去,连带着顾顺那一份。说完才颤抖着从怀里拿出一个绒布袋子,交到李懂手里。李懂机械的接过来打开,发现里面是那根他们每次出任务时带着的铭牌链子,链子下面吊着的却不是铭牌了,而是一颗小小的像钻石一样的坠子。顾妈妈像是感应到了李懂疑惑的目光一样,她抬头看着李懂一字一顿的说“这是把顾顺的骨灰送到美国去做成的人工钻石,是他的意思,这样以后就能一直在你胸口,和你合二为一、永不分离了。”


刹那间会议室安静的仿佛无人区,过了好久都不见任何反应,打破沉默的反而还是顾妈妈。她说顾顺回去后不久,就被诊断出重度抑郁症,严重自杀倾向,需要住院治疗。可他却一直瞒着,没有治疗也没有告诉她。而那时候的她同样沉浸在失去丈夫的巨大悲痛里无法自拔,根本无暇顾及顾顺每天的状态,她以为他每天只是加班到很晚才回来。直到顾顺自杀后,她才知道原来儿子一样的在经历着生离所带来的巨大痛苦。主治医生告诉她,顾顺的心理评估报告显示,根本没有求生欲,自杀倾向严重。


李懂木然的接着顾妈妈递过来的心理评估报告,患者名字是顾顺,检查结果那一栏写着(重度自杀倾向,建议住院治疗)。处方栏被划得稀巴烂,其余空白处层层叠叠的写满了一个名字—李懂。还能看得出有水渍晕开的痕迹,仔细看,像泪痕。他又想起了顾顺退伍那天,蛟龙小队剩下的七个人站在甲板上送他,他和兄弟们逐一拥抱后说要吻别军舰,逆着光他面对自己站得笔直的跪下去三叩首,他那时候隐隐约约觉得这架势不像吻别军舰,倒像拜堂成亲,后来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看来,是自己低估了顾顺对自己的爱,李懂突然觉得自己不是人。


顾妈妈又指了指行李箱,说齿轮密码是你的生日,你打开看看吧。李懂哆哆嗦嗦一直打不开,最后还是徐宏帮忙打开的。32寸的行李箱两边分开,整齐堆放着衣物、围巾、剃须刀、球鞋、墨镜和一些其他物品,全部一模一样,并且都是双份。看着李懂茫然的表情,顾妈妈说整理东西时才发现这几年顾顺添置物品不多,但都为李懂准备了一份。她说底下还有一大本相册,拍的都是是丹东和长沙的街边风景。顾顺还帮李懂在长沙买了套房,找公证处公正了,李懂退伍后就可以去拿钥匙,是按照曾经李懂和他畅想未来时的构思装修的。至于几个月前的那张结婚照,女孩是顾顺的学员,被顾顺威胁不给学分才配合他拍的。顾顺说,既然李懂觉得只有自己过上了平常生活,他才会觉得自己是真正的找回了人生的话,那就依了李懂吧。


顾妈妈好像看不见李懂的眼泪鼻涕,她自顾自的说着,她说:小懂啊,你可千万不要再像顾顺一样的做傻事了,阿姨真的承受不了再失去任何一个孩子了。她还说:小懂你就是太懂事了,其实吧,其实比起你们都平安的活着,男生和男生相爱也没什么的对吧。她接着说:其实顾顺也挺脆弱的,他看你在他退伍以后,就真的和他断绝来往了,他就觉得,这个世界对他而言也没存在下去的意义了。你们都是太爱对方了,但有时候太浓烈的爱其实是会杀死爱的。李懂木然的听着,喉咙里发不出一点声音,全队都在流泪,可只有李懂哭的让人担心他会呛死在自己的眼泪鼻涕里。顾妈妈搂着李懂也渐渐红了眼眶,李懂像头被围捕的小兽一样的呜咽着,他一直重复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让人分不清他究竟是对胸口的顾顺说的,还是对着那个和他一样失去挚爱的顾妈妈说的。


李懂感觉,他这漫长又短暂的一生,好像也结束在这个让他感觉寒冷的夏天了…


END


我是真的不会写文!!!这是第二次写,好像还写烂尾了😂😂😂求各位大大轻轻批评,其实想着这个是因为觉得这个社会对同性之间的感情,好像还是不能那么容易接受。当初我接受心理治疗的时候,有一位病友,跟我说了一个故事:一个男孩和另外一个男孩从读高中起就是今天睡我家明天住你家的那么铁的关系,两人考了同一所大学,后来又一起申请了英国的一个研究所。在英国的时候,他们慢慢清楚的知道了自己和对方其实是另一种感情。于是,他们在大使馆领证了。回国后,A带着B去找他妈妈坦白,A男孩以为自己的妈妈能接受,结果他妈妈用了他从没见过的那种恶毒面,去伤害了B男孩,以及B男孩的全家。小地方人言可畏,大家都开始讨论B男孩究竟是男人还是妖怪。对,大家都说B是怪物,A妈妈很满意,不过还好B家里经济比较殷实,于是B家举家搬迁到省城,B又回了英国。但是双重打击让他经常精神恍惚,后来在过马路时出了意外,没了。收到消息后A差点也跟着去了,又被救回来了。他出院以后就再也没回过家,再也没喊过一声妈妈,他来了B现在家里所在的城市,B的母亲交了一箱子B的东西给他,然后A就决定要好好做心理治疗,他要把B的那一份,活下去。

希望社会可以对同性之间的爱情,更多一点包容。谢谢愿意看到这里的你~比心❤

评论(17)

热度(71)